| MG游戏平台 | MG游戏平台 | 评论 | 领导 | 环境质量 | 企业 | 治污专家 | 新坐标 | 艺文志 | 两山论坛 | 舆情
登录 | 注册 | 收藏本站 | 网站地图
游客 | 退出 | 收藏本站 | 网站地图
生态文明小镇展播活动 环境共治优秀企业品牌展示活动 宣传MG游戏平台活动
您当前的位置:MG游戏平台>新坐标>生活>宜居

为了让城市变得更好,台湾的年轻人都做了些什么?

近在咫尺却又陌生的浪漫

2018年10月10日作者:来源:一夜美学

    

  从前阵子报道的台湾美感教科书起,我们发现一海之隔的小岛台湾好像正积蓄着某股力量。它既来自对现代生活“弊病”的敏锐洞察,也来自对生活不气不馁,一如往初的热爱。两种特质交缠发酵,催生出了我们常说的设计力。

  虽然比起温情片和青春电影里的恬淡印象,台湾更多时候是被贴上了顽固守旧的标签。但这并不妨碍年轻人们用热情和行动去改变他们所居住的城市。

  近在迟尺却陌生的台湾设计力,从这4件小事开始了解吧!

  

  垃 圾 的 时 髦

  2016年,国家地理团队飞到台湾,拍下了一间博物馆的建成过程。远远望过去无甚特别的建筑造型,要凑近了才能发觉奥秘所在。

  

  外墙由募集来的150万个塑料瓶组成。经过特殊加工后不仅外形一致,还借鉴了孔明锁中的卡榫,不需要任何粘合剂就可以互相卡扣固定。

  

  原计划这里只作为花博会展馆存在一年,结果却因扛过了台风天,且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,而被改为永久性的水资源博物馆。

  

  背后的建筑设计师叫作黄谦智,毕业于哈佛,在按部就班地当了两年大学教授后,毅然决然地回到家乡台湾,钻研起了垃圾里的门道。

  

    

  职业建筑师固然很有吸引力,但是用好的设计唤起人们关注环境的意识难道不是更酷更有趣?

  成龙在看了纪录片后主动上门求合作,经过一年的努力,黄谦智的团队研发出世界第一台移动式垃圾回收处理站——“环生零耗机”,它靠太阳能运作,清洗的废水也能循环利用。

  

     

  >

  他为Nike做了一系列设计,

  用回收来的材料,

  制成新店的砖墙与货架系统,

  还有能背在身上的Airbag鞋盒。

  

  在和欧洲区星巴克的合作中,

  他把只存在30分钟的纸杯,

  变为可以用3年的收纳和家具,

  再变为可以用30年的店面建筑材料。

  

  △团队在米兰建了一间house of trash

  除了自己所做的实践,他还在官网上把十几年的研究成果无偿公布出来,包括1200多种材料的回收和利用参数。

  

  从企业家或商业的角度这种行为无异于将金钱地位拱手他人,但是黄谦智大概是把地球,我们唯一的家园真的当作家来爱护吧,“我认为我们这一代人有很多选择,这事有好也有坏。对我来说,并无选择可言。对我们环境的未来来说,也没有选择可言。”

  

  △用回收烟蒂制成的大型户外空气净化器

  

  从 不 太 乖 到 杂 学 校

    

  >

  杂学校ZA SHARE是一间「以城市为单位,以生活为内容的社会学校」。听起来像是正经学校,其实是个一年一度,号称最有趣的创新教育展。

   
    

  △2015不太乖教育节主视觉「孔子」,口号“乖乖做自己”

  ZA是杂的音译,也是从Z到A,由下而上的概念;SHARE则指各种串连与分享。它的前身是不太乖教育节,从2015年起网罗了30多个国家,超过1000个关于学习的思考和倡议。

  

  △科学传播平台《意识物》

  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团体

  为知识焦虑的一代

  提供不同的选择与视野;

  三年间,俨然有成为

  一场由上而下教育革命的势头。

  

  这里没人教你怎么学好语数外,也没人告诉你听话和分数有多重要,相反他们希望你叛逆一点,学会质疑,学会发问。

    

  

  △让孩子沉迷书中的秘密武器「360度立体小书」

  教科书怎么变得好玩,

  游戏能成为另一种启蒙吗,

  失恋了要怎么办???

  这些我们避而不谈的话题,

  也许藏着让孩子变得更有趣丰盛的可能。

  

    

  △真人图书馆

  在欧洲,“衣衫褴褛”的游民有机会被聘请为导游,因为他们熟知城市里的一草一木与好玩秘境。当然前提是大众要消除既定的偏见。

  从丹麦引入的「真人图书馆」里,没有书本,人们通过与“真人书”的对谈去了解他们的生活,了解和自己不一样的人,然后渐渐学会放下偏见,尊重差异,最后才有可能创造出多元而积极的社会。

  

  △右图:2016杂学校海报「哪吒」,口号“学你想学,学你想成为”

  虽然是教育展,但杂学校不只对孩子开放。每一年策展思路都在变化,从「德智体群美」五育,到面向学生、家长和老师等不同群体去区分,目的就是让这里能成为1~99岁的人都能感到快乐与启发的乌托邦。

  毕竟教育要改变起来,当中的人和社会情境是比教育本身更为关键的齿轮。

  改 造 弹 丸 之 地 的 乐 趣 是?

  

  △ParkUp古亭

  去年,台北一块小小的空地改造入选了日本Good Design Award,只有100平米的大小,没有好玩的游具,也不是由大咖设计,究竟它的魅力或者意义是什么?

  

    

  被几栋老式居民楼围绕的这一方角落,过去一直是闲置状态,被Plan b团队相中后,成了他们的第一块试验田。

  九组单杠架置于空地,即可以用来晒被单,也能挂盆栽,秋千,吊床,或是活动拉筋。没有刻意粉饰一新,而就让几抹亮色与过去的废墟感碰撞混搭。

  

  在台北,平均每人仅有5.32㎡的开放空间,远远低于很多城市的正常水平,同时这里却闲置着12,000多个面积小于50坪(约165㎡)的空地。Plan b发起ParkUp计划,就是希望能透过设计活化这些闲置空间,为弹丸之地制造新的火花。

  

  在建设的过程中,退休的爷爷奶奶,与孩子大人都会或多或少地参与其中,而不仅仅是享受成果。

  Good Design Award也表示,这不只是针对闲置空间的再生提案,而是通过共创和共享的方式,把人和人连结在一起。而这大概是当下与未来,公共空间最重要的使命。

  

  每天我们都在家与工作地之间快速移动着,偶尔腾出时间上街走走,却无法从高楼大厦,车水马龙中获得新鲜和畅快感,心情似乎总在饥饿中。

  更糟糕的是,我们居住的星球它只有这么大,人口越来越多,居住密度越来越大,未来我们要生活在怎样逼仄的空间里?孤立隔绝的心情又会走向哪里?

  

  欧洲的许多国家,都已经投入到公共空间的建设中,试图打破制度化,脸谱化的公园或广场。在丹麦,人们喜欢骑车出行,因此绵延弯曲的自行车道成了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

  △欧洲建筑学生会在克罗地亚设计的一个平台,供当地居民集会和活动。

  Plan b的创办人之一游適任说:一个城市的进步与否就看他们对公共空间的规划应用。

  而公共空间本身也许不是重点,因为一个新奇的装置或是一个好看的花园,人们自发地聚集在一起,或是停下来细观所处的环境,城市因此变得活络生动,这才是意义所在。

  

  像 面 包 和 酸 奶 那 样 发 酵 吧!

  

  台湾的城建落后一直为人诟病。

  因为土地私有而大量留存下的老建筑,尚且还有人情味可言,而招牌之争所造就的视觉奇观,却无时无刻不在侵染城市的活力和人的感官。

  

  面对这样的居住危机,水越设计成立了「小招牌制造所」。

  四年里为台北的100个店家制作了各具个性的小招牌:店休时能卷起的皮料,每天可以浇花的??,供行人互动的骑车装置.....如果再多了解一点,你会发现这背后其实藏着一个野心勃勃的城市美学改造计划「都市酵母」。

  

  △皮件店和蔬果店招牌

  

    

  △汉堡店和咖啡厅招牌

  最早水越设计AGUA Design是做产品设计起家,也拿了不少像iF这样的大奖。但是诞生在一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,成长于不疾不徐的小岛氛围里,他们很自然地将眼光放在了商业之外:

  究竟设计的价值是什么?什么样的设计能给大众带来最深的福祉?如果只是设计师参与,那么“人”的需求又何从谈起?

  

  让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创意和行动的因子,活化居住地并在这个过程中生长出认同感与爱,这个计划有一个可爱又贴切的名字「都市酵母」。

  官网上悉数记录着12年间都市酵母所发挥的力量——约四五件行动,六七千个想法,它们大都不是什么一鸣惊人的大手笔,而是诸如改造菜市场,给清洁员换装备,办教科书展之类的小事。

  

  每个提案和想法都会从民众调查,

  制定色彩策略开始。

  焕然一新的翠蓝和大地色,

  代表清洁队更远的环保愿景;

  侧开的垃圾桶更省力,

  可以保护好爷爷奶奶的健康。

  

  邀请孩子们开动脑筋,

  以他们的“观察”装饰自行车道,

  重新标记起那些被遗忘的角落风景。

   

  “快乐黄包车”自带70年代的经典BGM,

  下车时可以领取印有小故事的快乐收据,

  也欢迎你在留言本上传递惊喜。

  

  与西班牙艺术组织Basurama合作的公园,

  用废弃路灯和轮胎打破常规。

  它好像在提醒我们一个事实,

  游具哪里需要那么多规范?

  怎么玩的开心本来就是小孩子的天性。

  

  教育也是他们关心的议题。当我们还惯性地将补习班与“赢在起跑线”划上等号,他们却在尝试把街道、菜市这些最普通的场景变成美感与生活的课堂。多元食材启发、拉近世代距离、在地感知与生意细节,一个菜市场就蕴含着这么多可能性。

  「都市酵母」计划发起人周育如曾说,设计应该是为了你的邻居、为了这条街、以及这个城市的人们,很多东西到最后,你会发现是教育,是环境,那个环境才会从小影响人的行为,或者是对某些东西的尊重。

  

  作为设计类媒体,我们时常在讨论设计与美,但是设计仅仅意味着美吗?

  在过去的认知里,我们总是把一件漂亮的衣服,一间好看的餐厅,或一个有创意的产品奉为好的设计,确实它们是好的,我们也确实能从中获得某种程度的满足。但如果从五十年或一百年的光景去看,好的设计又该是什么?

  

  △以永续设计为主题的日本选品店“D&DEPARTMENT”

  它可能从普通的商品变为了一件永续设计,一栋历久弥新的优美建筑,如果再把时间延长呢?它会不会就成了不同的城市风貌,地域文化,人文图景,甚至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。

  日本设计大师佐藤卓曾说过:经营人类社会的一切要素都寓于设计之中,无论是政治、经济、医疗、福利、科学、艺术、教育、地域活动还是日常生活。

  

  △「都市酵母」黄色椅子计划,讨都市家具的可能性

  眼下,消费主义正成为全球的信仰,设计能否跳出制造消费的陷阱,去实现一个更远的愿景?我想不少人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
编辑:姚超
www.gkhbkj.com,www.nh-edu.cn,www.ttzhibo8.com,www.xiangkejd.com,www.kuosidz.com,www.meierditan.com,www.kaixinwj.com,www.jmfwaq.com,www.zcf8881.com,www.jsgjmy.com